R

各自凭本事做人渣。

© R
Powered by LOFTER

01

夏天。

一个炎热的午后。

阳光都是白晃晃的,在窗帘的遮掩下一小块一小块的,偷偷的溜进教室。映照着教室地板上永远擦不去的污渍发亮,还有那一盆半死不活的仙人掌。

知了在树上喳啦啦叫个不停,尽管教室里的冷气正不断地朝我背后袭来,我依然能感受到紧闭的窗外,是有多么的炎热。

桌面上摊着各种灰色的卷子,数理化的卷面上永远批注的都是大片刺眼又精神的红色墨水,即使是在及格的边缘试探,即使是升学考将至,我也依旧没有听讲台上那讲课吐字不清的物理老师废话。

目光漫无目的的在教室环视着,突然猛地,视线撞上了她的——

褐色的,琥珀般的瞳孔,还有那轻飘飘的眼神。

“传纸条吗?”她做着口型。

我点点头,连忙弯下腰假装在找卷子,从桌洞里掏出草稿本,小心翼翼撕下一小片没有任何摸鱼痕迹的纸片。

“有事?”我写下这两个字,把纸条由外向里折了两折,趁着老头转身写步骤的时候,赶紧把纸条递给隔壁桌的同学。“帮忙递给她,”我朝她的方向示意,“谢谢啦!”

小小的纸片飘洋过海,到达她的手上。

我又赶紧坐直身子,看看走廊那边的窗子有没有老师巡查。

确定没有老师过来后便放心的又塌下腰,眼神又飘向她的方向,突然一个小小的纸团朝我脑门袭来——真的是措不及防。

于是我又假装橡皮擦掉了,弯下腰去捡掉在脚旁的纸团。

不知为何,心跳有些快。

“噗通——”

“噗通——”

手指有些不自觉的颤抖,我打开了纸团。

“放学后,去我家吧:)”

没由来的喜悦还未到达脑袋里的神经中枢,嘴角已经爬上了脸颊,眼睛也眯了起来,就像突然喝下一大口冰镇好的杨梅汁,被冰冻的感觉使得浑身一激灵。只是还未等我提笔写下回复就——

“你!笑那么开心干嘛呢!差点不及格还笑,去后面站着听课!哎带着卷子拿着红笔!”

全班都哄笑起来。

我摸摸鼻子,慢慢站起来左手拿着卷子和红笔,右手紧紧攥着那张让我罚站的,被我抚平皱褶的纸团。

浑然听不见耳边的少年们清脆的笑声。

透过镜片我的眼睛里只瞧见了,教室中细微的尘埃里的亮橙色光线在窗户不薄不厚的玻璃折射下,她带着一丝狡黠的,微微笑着的脸庞。

恍惚间,脑海里突然蹦出一段歌词——

"I don't want to show you"

"I don't want to know"

"To let you inner self know me"

"Is there somewhere we can go?"

"So wait until the rain falls"

"Till you say my name"

"Wait until the sky crawls"

"Till I see your game"

"See you again"

跟着她进了电梯,小小的方格子之间,两人的一呼一吸都清晰可闻。我这才感觉紧张,觉得这方格子里好像大气压强有点大啊,哇她家住在24层啊好高啊——

“Ding!24层,到了。”机械的提示音响起。

我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没了呼吸,在她牵着我的手走出电梯的时候。

跟着她进了她的房间,有些局促又小心的坐在她床上。

“我去给你拿饮料,乌龙茶好吗?”我胡乱点点头。

她走出房门,我才长叹了一口气。但是下一秒我简直要跳起来——整个房间,都溢满了她身上那种不知名的清香。

我十分喜欢那种香味,悠悠的从鼻翼间进入我的嗅觉中枢并向大脑传输愉悦的信号。同时那种香味往我的身下袭去,就像一张大大的却有着细密的网孔的渔网紧紧笼罩着我,把我的心脏都勒的怦怦直跳。

“呜哇——!”一杯刚从冰箱里拿出还带着雾气的冷饮就这么贴上我有些通红的左脸。

“吓死我了,话说这茶好冰啊。”我小心喝了一口吐了吐舌头。

“天气太热了嘛,喝点冰的不觉得很爽快吗哈哈。”

“.......那也不要突然贴在别人脸上啊。”我低着头有点不敢看她,小口小口啜着冰的舌头发麻的乌龙茶。茶的味道里带着点点甜味,话说但还是好冰啊,心里忍不住吐槽了下,想罢又不自觉吐了吐舌头。

“有那么冰吗?我这杯都喝完了。”她眯眯笑着。

“有...有啊,舌头都冰麻了。”莫名打了个冷颤,我抬头看了看空调,26℃有这么冷吗?话说这才刚开空调没多久吧——

有些乱糟糟的马尾突然被人拆散了,我的头就这么硬生生被她掰正,眼睛急速聚焦起来,整个视线里,都是她那姣好的面容。

轻轻的,缓慢的,她的手掌将我推向她。

我眼睛一眨不眨,突然感觉自己像草莓蛋糕上的那颗草莓,而她,正拿着叉子。

她的唇贴着我的,她的眼看着我的。

蛊惑一般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这么冰的话,我帮你暖暖好不好?嗯?”

心脏剧烈跳动的同时她吻住我。

她的舌头有些急躁的,又带着些温柔,末了退出来,在我的唇上“吧唧”又亲了一口。

我整个人就像烫熟的虾子,一点点把自己缩起来。

窗帘只拉开一半,没有开灯,此时天边如果有晚霞的话应该是橙黄的话吧,我想着。

她轻笑了一声,“躲什么。”

我的头发丝跟她的缠绕在一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也散了头发。

满是她的味道的房间,更为浓烈的一股香气向我袭来,从头到脚,浇了个通透。

是欲望的气味。

我这么想着。

“啧,眼镜有点碍事。”她抬手把我的眼镜取下来搁置在旁边的书桌上。

她将我攥在一起的手掌撑开,然后把她的手掌与我的相贴,随后十指相扣,一点点,缓慢的,将我扣紧。

在我被她拥吻快失去呼吸的前一刻,我的脑海里剩下的唯一意识是,为什么她的手,这么冰。


评论
热度 ( 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