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

若我能筑起一座城。

2018.3.23






把话真正讲清楚了心结可能就真的散了
她应该是不会回来我身边了
那也挺好的



她本来就是像风一样的人
你见过谁抓住过风吗



她要自由我便放手罢了

2018.2.14

明天就是除夕了,突然发现时间并不能解决一切。
不管刻意忽略多久,只要关于她的一点点消息冒出来,身体会不自觉的叫嚣着痛苦,难受。
如今发现时间也并不能医疗,它就是个自称包治百病的庸医。
让我伤心的人才能让我快乐。
那我,可能要伤心这辈子了。
纵使人生或短或长,她就如同烙印,在我的骨子里霸道的刻下所有有关于她的印记。
她却潇洒着离开我的人生。
我,深受其害,却又甘之如饴。

2017.9.24

突然吃完面后就开始流眼泪
莫名的悲伤就挤压着心脏
从腔室里传来一阵阵带有麻意的痛觉
喉咙堵的说不出话
耳朵也一直嗡嗡的耳鸣
鼻子紧紧地塞着
整个大脑就这样被封住了
痛苦的意识在脑海里沉浮



“她知道些什么?”
“她知道我有多痛吗?”
“她不知道。”
“她不知道的事多了去了。”




咧着嘴巴哭完后
突然一回头看见地板上有一只肥硕的蟑螂在缓慢的爬行
似乎在寻找出口
我猛地就起来了
开始敲打
但是我把它打跑了
找到一点多都还没看见踪影
我放弃了





突然意识到
好像没那么痛苦了
找你诉说的欲望降至为零





让我为之一振
你还不如一只蟑螂

2017.9.1

军训回来后看了敦刻尔克,诺兰的电影对于我来说,从盗梦空间开始,就有一种吸引力。可我老是讲不清为什么,可能就是能模模糊糊懂得他所想表达的,也有可能只是我个人所想。


开头埋葬尸体的法国人到最后溺死在船舱里,手掌停止挣扎的那一刻,心里便想。
“他只是想活下去。”
更何况他还救了一群人和电影最开头的小哥。


看见还有气息的伤员便立马抬起担架,可能是人性本能,可能只是想回家。
后来小哥替法国人辩解时,就,说不出的感觉,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似没有懂得什么。



飞行员让我感受到了一腔孤勇的信念,每打下一架飞机,就是给海滩上的人多争取了几小时的逃生时间。被击落的长机飞行员被救起后的反应在意料之中。乔治的死让我有点不知如何感受。
“我在学校没有干过正事,但在将来我一定会有所作为。”
乔治,就像一些对将来非常,最起码拥有希望的人一样。未来,都仿佛充满了未知和成功的可能。
船长儿子在乔治死后的回复,让船长对他点点头,他或许又明白了些人生的意义。


金色头发的飞行员回到祖国后面对士兵的泄愤般的问话,镜头里他并没有多大的反应,但船长的话却是可以起到安慰人的作用。
“船上的人知道你的所作为。”
他很勇敢,也很冷静。



最后击落了一架敌机降落在敌军区的飞行员,他走下飞机时,光线笼罩在整个银幕上,一瞬间让我有种错觉他是回到了祖国的海滩上。
至上的荣誉和褒奖,无畏的勇气和觉悟。



当那两位士兵在到达火车站后的对话,让我对于战争又有所感悟。在轨道旁的派送毯子的盲人爷爷摸上士兵的脸,那一刻无数纠缠不清的感情在心腔中冲击。
“那个老头甚至都不抬头看我们一眼。”



到最后登上报纸的乔治,在火车上士兵所读的丘吉尔发言,都让我已经无法表达心中的触感。

影片中一些关于人性的刻画轻轻勾勒便有所效果,让我突然想起很久以前看过的《少年派》,但是我并不知道这两者有何关联。



海滩上那一排排的士兵头盔,海面上被击沉的船只,人民的前来救援的游艇,对每一次击落敌机的欢呼,都让我感受到战争所带来的事物与情感。


世界上有多少人便有多少种活法,战争中一切的行动与做法都有它所代表的意义。
纪念敦刻尔克大撤退,又或是刻画的人性与现实,这次诺兰的电影仍然让我重新去学习一次人生中许许多多未知的事物。


谢谢《敦刻尔克》,谢谢克里斯托弗诺兰。

2017.8.22

难受

就是那种,
不知何种理由,突然塞满胃后溢出的恶心感。
窗外风雨,雨点打落窗棂的无力感。
街上人来人往,面对陌生的领域的恐慌感。
暴晒一天后,冷水澡中刺痛的皮肤的眼泪。
恍惚中,好像你还在我身边的痛苦。


的那种,
难受。



很难受。

你好好过,我慢慢走

每年总有那么三四个月里的一两个星期,躁动不安。


有时候,天空很蓝,阳光很暖。让我觉得一生都太过漫长。


想要留长头发,风吹起来是温柔的。

然后住在有海的地方。

我有一座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有漫长的海岸线,有高高的悬崖。

我从一颗一颗吃着安眠药变成一把一把吃着安眠药。

等到哪天,我不想吃了。

我就走过那漫长的海岸线,登上那高高的悬崖。

拿出一把利刃,割断我的长发。

温柔的夜风能把我的发丝吹进轻柔的海里。

鱼儿能够闻见我发丝的清香。

这样我就可以在太阳升起越出地平线的时候,

我能不留遗憾的纵身一跃,

然后是排山倒海的失重感。



我们是自己的恶魔,我们将自己逐出自己的天堂。——歌德《少年维特的烦恼》

手中的书页犹薄薄的剃刀片白亮亮闪着寒光。在凌晨4时寂静的时刻里,我可以听到孤独之根正一点点伸长的声音。——村上春树《奇鸟行状录》

我是一片连月亮也讨厌的墓地。——波德莱尔《恶之花》



你好好过,我慢慢走。